博发彩票官网

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工投文苑
伴随盐法改革的文化之旅——追述清朝海州一波文化热潮
发布时间:2019-09-02      信息来源:      发布人:liminghu      点击:

 □  胡可明

  连云港地域古来人文荟萃,文化气息浓厚。该地域淮盐生产历史悠久,发展稳健。清朝道光年间,两江总督(兼理两淮盐政)陶澍在连云港盐区试行盐法改革,两次登临云台山,其与僚属们的诗词唱和及在云台山上的诸多题词,俨然晶莹剔透的明珠,落入云台山苍翠欲滴的绿海,激发了连云港地域文化活动,对连云港地域的文学进步和发展有着历史性的推动作用。

古海州(今连云港市)向为人文吉地,此处产生了历史悠久的淮鹾业,关联淮鹾业的文化元素众多。本拙文仅以本地一次盐法改革为背景,浅述改革团队的文化活动。

史书不乏有载,古海州地“东海物华,当以盐为上珍。”巍峨云台山,“内以丰禺荚(盐业)万年之利。”但清代乾隆朝后期至道光朝前期几十年间,因朝廷和地方官府盘剥盐利、侵蚀商本过重,大批盐商无奈弃商,使灶户积盐无售,销区无盐可买,终致古海州鹾业疲敝,遂成痼疾。朝廷盐税收入、地方官府取之于淮盐的经费都渐次锐减,以产盐为生计的穷苦灶户更是饥寒交迫。道光十年(1830)八月,陶澍以江苏巡抚补授两江总督,十二月又获旨任两淮盐政,受命挽救淮鹾危局。他大胆构思、稳健推行海州盐区的除积解疲、促产促销、增课富灶各项具体措施,取得初步成效。道光十二年(1832)四月,他以讲武察吏、筹划新鹾为差,亲赴海州调查研究,以图将已经实行的整顿淮鹾措施上升为盐法改革,从根本上推动淮鹾重振雄风。四月二十六日,他率其智囊团成员初登云台山,周览盐池灶疃,访查灶户,酝酿、筹议盐法改革(改纲盐法为票盐法)方案。         

  陶初登云台山,即吟有长诗《壬辰四月廿六日偕邹公眉、谢墨卿暨同事登东海云台山作》一表心境。其时所偕者邹公眉职淮扬道尹,经陶奏请获旨任命其随陶专办海州纲盐改票事务;谢墨卿职无锡县知县,受陶之命来海州参与改革;同事者还有继任江苏巡抚林则徐、江苏观察使梁章钜、两淮盐运使俞德渊等。陶在诗中用“却缘王海疏禺荚、欲引神山渡愿船”,表明自己此行是为寻求彻底破解淮鹾积弊之良方,以达海州盐业产销两旺,增加国库进项,也让穷苦灶户日子好过。“半身自慨牛马走,长啸忽闻鸾凤声。”感慨自己半百之人(陶生卒年:1779——1839年),如牛马般负重而行,百般辛苦,此时此刻似乎听到鸾鸟与凤凰的和鸣。“鸾凤和鸣”本指夫妻和美,陶借以表达对改革团队声气相通、志趣相投甚感欣慰的心情。因此他最后说:“夕济郁州倘能赋,述初何日遂鸿征。”“遂”字为如意、成功、实现。“鸿征”为“征鸿”倒装。“何日”并非是疑问,而是期盼早日之意。对历史悠久但受制于纲盐法二百几十年终陷于疲敝的淮盐,实施盐法改革,是一项极为艰巨的任务,必须要完成,也一定能够完成。陶是个办事认真作风严谨的人,凡他所任之事,俱能潜心为之而每每达效,政绩卓著,且其文学修养深厚,其文其诗量多而独到,所思所筹表露恰当。同登云台山者皆为知己或是仰慕者,以及未能随同的知己及仰慕者,自然都明了他的心结。

    林则徐是陶挚友,亦是受陶提携之人。他在和陶长诗的《次韵》中写道:“似闻初日天门启,真见仙人海上来。……登临本是瀛洲客,沧海横流倒一尊。……灌输况裕牢盆计,快听江淮号令宣……”。“瀛洲”指郁洲即云台山;“牢盆”是春秋战国至西汉时煮盐器皿,比作盐业。诗中把陶比做仙人,是个胸怀天下的豪士大家,淮鹾欲待振兴,请陶公发号施令吧。表达的是一种敬仰、赞美,以及自己要协力同心、共赴伟业的情怀。梁章钜的《次韵》唱和为:“……潮平万里联沙碛,岸列三场辟卤田。已裕征输齐相荚,况兼宾从庾公船……”。他与陶公一样于云台山顶看到了海岸边罗列的板浦、中正、临兴三个盐场广阔盐田,盛赞陶公在海州三场试行票盐法,意义就如同齐国宰相管仲倡导官山海以盐税充裕国库,所幸自己参与了盐法改革。俞德渊《次韵》和诗中:“……胜事后先符甲子,威名熠熠走风雷。军声动地潮声应,如此登临亦壮哉!……万灶午晴融雪海,……。”说的是六十年前乾隆朝壬辰年时,陶公同乡崔吉升官保阅兵海上亦曾登云台,至今已满一甲(60年)。陶此次讲武察吏、筹划新鹾登云台,海水潮声回应受阅士兵列阵之吼声,情景极为豪壮。看到了在陶澍制定的淮鹾解困措施刺激下,灶户盐池之盐如海水铺满着盐田。票盐法总办委员邹公眉《次韵》和诗写道:“……盐堆斥卤千层雪,……海水不波知圣世,苍生普渡得天船……。”灶户产的淮盐堆似雪山,平静的海水亦知陶大人整顿淮鹾带来海州的新气象,产盐灶户和销地食户都分享了新措施带来的好处。谢墨卿在《次韵》中和道: “救时决策筹盐荚,何日扬帆采石英。”赞陶之票盐法是为朝廷增财收、为灶户解艰困、为食户吃得起淮盐的良策。东海县地下富藏石英(又称水晶),古人以为口含泠石英能够止渴。票盐法定能解朝廷财收之渴,解灶户生活之渴,解食户食咸之渴,只待早日实施。此外,以《次韵》和陶之诗者还有江苏苏常镇通海道李彦章、江苏苏松(上海)粮储道陶廷杰、江南(江苏和安徽合称)河库道李湘臣诸道员等。朝廷户部(主管盐税、财政等)侍郎程思泽赞曰:陶诗“英雄其形,大儒其心,独立苍茫而谋画自深。上以承日月之光,下以沛山海之霖。”

  陶率自己的盐法改革团队经过第一次来海州考察后,进一步补充完善了在海州盐区实施票盐法的方略,于当年七月改纲盐法为票盐法正式开局,半年内成效大显。其后,陶始终跟进盐法改革进程,及时调整部署,两年内,票盐法之解除淮鹾积弊、“裕课便民”目的得以达成。

  谢墨卿收录陶第一次登云台山时所赋之诗及百余和者之诗,并将陶来海州途中所作诗《沐阳道中》、《晓发沐阳入海州》、《海州道中》等并入,著为四卷,名《印心石屋》诗荟,雕版藏于海州石室书院。为云台山唱和诗集作序的有陈文述、许乔林,谢作跋,都对陶之盐法改革壮举和政绩大加赞美。户部尚书黄钺作《题云台山唱和诗后》更是高度概括,直接了当。诗云:“盖海旌幢拥传来(陶阅兵海州),勋名端合上云台。邺侯自抱神仙骨,施伯曾推天下才。万灶烟浓盐荚裕,千艘帆趁漕渠(盐河)开。登临不为闲吟眺,十载东南手澹灾。”诗中邺侯即唐德宗贞元时(785——805年)中书侍郎李泌;施伯为黄帝第三十一代孙,鲁惠公之子,与齐相管仲同年代。赞美陶之海州盐法改革的诗还有陈文述的《板浦行》长诗,诗末四句告知天下:“须水思源味始长,恩同再造莫轻忘。良臣第一陶宫保,消得长生一瓣香。”他另有一首无题长诗亦同所赞。

  道光十五年(1835,乙未年)四月二十三日,陶受命为江苏、江西、安徽三省阅兵大臣,奉旨再到海州检阅驻军营伍,同时考察票盐法施行效果,以推动盐法改革持续深入,又与僚属二登云台山。

  此次登临云台山,改革团队成员的心情是轻松的,从陶诗可见一班。陶诗《乙未四月二十三日重登云台山》:“又踏金牛顶上行,海风飞舄上蓬瀛。蛟龙瀑外晴犹挂,鸡犬云中夜有声。为访仙人寻旧榻,喜偕词客证初盟。长松连路三年别,却笑公髯雪已盈。”壬辰年首次登临云台山,与改革团队主要成员以黄海般宽阔的胸襟、海涛般奔涌的思维筹定了海州盐区纲盐改票的战略部署。乙未年再登云台山,非常兴奋地与同僚们放飞盐法改革成功带来的喜悦心情。两次登临云台山间隔三年本不为长,但三年中全副身心扑在盐法改革上,现在互相对视,哈哈一笑,大家胡须都如雪花样白了。

    明代海州人顾乾撰《云台山志》中,有明万历十五年(1587)所建海曙楼记载:其楼“坐金牛绝顶,五更可观东洋日出。”故海曙楼又名望日楼。至清乾隆朝,此楼已毁。陶第一次来海州登云台山时,即倡捐选匠,予以重建。此行他为复建后海署楼书写了楹联:“曙色正平分,听万籁无声,已觉人来天上;楼光开四面,看一轮初上,始知身在日边。”他还写有《海曙楼铭》,说其他多处可观日出,“而皆不若云台山四面际海,于观日出尤奇。岂可无楼,楼岂可无铭?”即欣然作铭曰:“日出扶桑,圣出东方。万物以昌,谁百谷王。”时江都县知县陈文述即作《海曙楼诗呈宫保(陶澍)云汀制府》长诗:“卓绝苍梧顶(云台山又名苍梧山),新成海曙楼。……经纶齐管仲(赞票盐法其效如齐国宰相管仲发展盐业功绩卓著),文字楚庄周(赞陶之文笔如战国时哲学家庄子)。……扶桑发高咏,诗卷定长留(赞陶之诗之文必定流传下去)”。

    陶第二次登云台山,还为上年新修的位于三元殿东南的华严阁题名,并应士民乞请,题写“印心石屋诗荟”被石刻于壁。《江南通志》载,云台山上有一棵松树,传说历宋元明三朝而至清道光时仍存活。宋人徐积曾以《东海大松》长诗叙述这株大松树的神奇。陶此次登临云台山时为此树题名“蟠龙丈人”,勒石于旁,且作《蟠龙丈人》长诗并有详述此松气象的诗前之序。诗言:“郁州之山滨海东,有松郁律蟠其中。蟠天蟠地蟠不已,势若老龙拔崖起……”。后,张井、陈文述、齐彦槐、谢墨卿、许乔林等人,都作诗《蟠龙丈人歌》、《重访蟠龙丈人》等,谢还作《云台十一松记》,其时此松高七八丈,树围一丈二尺多。

  宿城山上有金刚岩,略通樵径,绝顶有洞,游人很少经过。陶二登云台山时,攀登至顶,命此金刚岩名“仙人屋”。磨墨数升,题词石壁。作诗《题海州宿城山仙人屋》并作序于诗前。在经过宿城要道之湖口岭(当地人称为虎口岭)后,在法起寺小憩,将此岭改名为“留云岭”,并作诗《海州留云岭》。建于明万历十五年六月、落成于二十四年九月的云台山青峰顶上的三元宫,落成后皇太后敕谕,颁《大藏经》一部、佛像三轴、紫衣一袭、锦幡二联、经幅一方、银宝一锭。康熙十六年重建。康熙三十一年,皇帝赐书“遥镇洪流”匾额。乾隆、嘉庆两朝均有重修记载。但到陶澍来前,又经三十年风雨侵蚀,行将倾溃。陶第一次登临云台山时,即提出要再修之,辐辏而至的淮盐商人竞相捐资,次年工程告竣。谢墨卿作《云台山神庙碑铭》,并作诗《石径盘旋上至三元宫》、《由东磊登山复骑金牛清风顶下宿三元宫》。陶此行还为云台山南天门题写匾额及付联,题匾云:“高镇南天”,联云“义气干霄,近指白云开觉路;威声走海,遥凭赤手挽洪流”。随从陶二登云台山的朝廷刑部主事曹懋坚亦作诗《从陶制府游法起寺》。

  云台山九龙桥上下有将军庙、茶庵,时久已废。陶二登云台山时倡地方修复二处,道光十六年修竣,陶应官绅所求以自己两次登临时留下的感受,分别题额及付联为:“介潭嘉应。倚树论功名,爽籁流声清涧壑;在田占利用,甘膏洒润普桑麻。”“风泉清听。云水漫匆匆,半日闲谈僧院竹;海山还历历,一庵同吃赵州茶。”

   东晋人士陶渊明(365——427年),字符亮,号五柳先生,私谥靖节先生。他不愿“以心为形役”,有“不为五斗米折腰”之气慨,弃官不做而隐居山林过田园生活。但他精于文字,享有“汉魏南北朝八百年间最杰出的诗人”美誉,其辞赋、散文亦异常优秀。对于这样一个文豪英才,他有否来过海州,史上向有争议。是陶澍来海州时,为州人建陶渊明祠堂作《记》中,援据精博,确认陶渊明曾到过海州。陶渊明有诗《饮酒?﹣在昔曾远游》:“在昔曾远游,直至东海隅。道路迥且长,风波阻中途。……恐此非名计,息驾归闲居。”诗人回忆以往因生计所迫涉足仕途,曾经去了“东海隅”云台山。经历了风波艰辛后,觉得自己既非去争功名求富贵,归闲隐居于桃花园倒更如己愿。陶澍在《云台山新建陶靖节先生祠堂记》中,考证了陶渊明到过海州,更另有其重要话意。他说:“道光壬辰(1832年),余以鹾事来海州,登云台,陟金牛、清风二顶,望海作诗,属而和者数百人。迨甲午(1834年),复以奉命巡阅(乙未年初)至东海营,历览东磊、渔湾、田横、高公诸岛,海天万里,水波不兴,令人有脱屣三山之意。已而入宿城,憩法起,岩壑幽深,争流竞秀;野花琪草,蓊于云际。时鸟发声出林间,与潺潺悬泉相呼应。而山田又甚渥,无水旱忧。其民淳古,或老死不至城市。真别有天地,非人间者。”他说自己在第二年觐见道光皇帝时,述此所见之云台美景及淳朴民风,道光皇帝听后眼睛为之一亮,帝语:海州人素来带刀佩剑(好武),却享有这般美景,与陶渊明桃花园何异!陶向海州士民传达了皇帝的惊讶与评价,海州士民兴奋不已,遂在法起寺左边建起了陶渊明祠堂,作为春秋祭祀场所,并捐资置田若干亩,以资偿付日后维修及供给守祠者衣食。陶澍应请即作此《记》。

  自始至终紧跟陶澍参与海州盐区盐法改革的无锡知县谢墨卿,后于道光十六年、二十二年两次任两淮盐运司淮北海州分司运判,主政海州鹾业。他于道光十六年主修完成《云台新志》,其第十二卷《票盐》记载了他所经历的改革过程,陶两次来海州登临云台山的文化活动,被全数收录其中。他本人嗣后又以《鹾言》为题作诗二十首,以诗歌语言记录了海州改革这一重要的历史一幕。

  《云台新志》载,为了顺利地在海州盐区进行改纲为票的盐法改革,陶澍两临海州两登云台山,除了筹议盐法改革方略外,还有那么多的文化活动,涉及到山水、胜迹、寺观(宗教)、灵植、金石、艺文、民俗等,留下了大量的诗词、题词、文赋、文考等。所作诗文及其碑文与林则徐等人《次韵》诗,所题“海曙楼”、海曙楼铭、高公岛名、仙人屋诗、玉女窗名、虹梁名、金刚石名、留云岭名、陶画像,均被收入史书,有的还被刻石于云台山上。陶澍赋诗抒怀,密友僚属们热情作和,所有留下的这些文字,推动了当时海州地域的文学进步和发展,更为我们今天了解那一次盐法改革,研究其社会背景、改法过程及效果,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真实史料。历史悠久的淮盐以盐课(盐税)上纳于国,以经费资助地方衙署,以纯净美味奉献于民,淮盐作为母液也滋润了古海州地的各科文化。如果我们善用淮盐对地方文化的浸润,将淮盐文化本身也作为一种不可多得的资源来开发,与其他资源综合利用,兴许对我们今天的旅游事业、创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国家文明城市,都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正效应。

【返回上一页】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

友情链接:盛兴彩票  易发彩票  易发彩票  迪士尼彩票官网  迪士尼彩票  鑫彩网彩票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